GLA首页 > 新闻中心 > 香港如何击退海事行业挑战者?香港港口准备迎接“重大挑战”

香港如何击退海事行业挑战者?香港港口准备迎接“重大挑战”

时间:2019-01-07   编辑:haik   浏览:2105次

香港在亚太航运中心的排名有所下滑,并面临来自本地和地区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然而,香港特区可以做更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 夹在岩石和硬地之间的香港,正面临着压力。香港需要显示自己能够在海上枢纽的顶级平台上与竞争对手竞争。

劳氏日报的《商业简报》表示,香港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但它需要学习如何更好地推销自己的海事产品。

香港需要加大营销力度

香港在亚太航运中心的排名有所下滑,并面临来自本地和地区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然而,香港特区可以做更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

夹在岩石和硬地之间的香港,正面临着压力。香港需要显示自己能够在海上枢纽的顶级平台上与竞争对手竞争。

在劳氏日报11月举行的商业简报会上,发言者们毫不怀疑,这个特区仍有优势。

不过,在座的每个人都应该读过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去年10月发表的报告。虽然她对海事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她也承认,时代正在发生变化。

林郑月娥说:“面对邻近港口(上海、深圳等)和该地区港口(尤其是新加坡)之间的激烈竞争,我们必须承认,单靠港口集装箱贸易已不能再为香港经济增长带来强劲和持续的动力。”

那么,是什么支撑了这种增长呢?

香港专业服务业的广度和深度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事实证明,让年轻人把航海当作一种职业仍然非常困难。如果没有新鲜血液进入这个行业,香港将别无选择,必须做得更好。

基础设施限制继续阻碍香港的扩张。现代货箱码头总经理彼得·莱维斯克在发言时说,他在1996年刚到香港时,最大的集装箱船容量为6,000TEU,而今天是22000TEU,这使得港口的物理布局处于紧张状态。

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理解,这个问题比海员或船舶的尺寸要复杂得多。

中国大陆和新加坡都有很强的政府领导能力,以贸易来推动经济发展。香港政府继续依赖私营企业推动行业扩张。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即使如此,《商业简报》认识到,香港需要加大营销力度。例如,即使海事教育方面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事情应该有更高的重要性。

当被问及中国大陆是否需要像以往那样把香港作为面向西方的窗口时,所有发言者都认为香港仍有一定的作用。中国大陆对西方世界的认识还不完全,同时西方对中国大陆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在东西方之间的鸿沟得到弥合之前,香港始终会发挥作用。

香港港口领袖准备迎接“重大挑战”

现代货箱码头公司集团董事总经理彼得•莱维斯克在劳氏日报的业务简报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他相信香港港口的领导者有优势、工具和专业知识来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

在集装箱航运转型之际,香港正面临来自中国内地及地区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但彼得•莱维斯克认为,人们已经提出了正确的问题,并采取了正确的态度,以求成功。

香港港口企业领袖认识到,有必要发展一种新的经营模式,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地区经济带来的“巨大市场挑战”。

在劳氏日报的商业简报会上,现代货箱码头集团董事总经理彼得•莱维斯克强调,港口的现状“既不可持续,也不可取”。海事领导人应该承担风险,投入实现港口全部潜力所需的资源。他强调,香港有必要直面挑战,抵制它们存在的诱惑。

香港现在每年处理25,000艘集装箱船和75,000艘驳船,总吞吐量超过2,000万TEU。然而,潜在的业务是巨大的。

连接香港、澳门和中国广东省城市的大湾区计划,为香港航运业提供了机遇。该港口群将涵盖1.5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覆盖6000多万人,吞吐量将超过6300万TEU。

过去五年,港口界面临的挑战包括中国大陆深水港口的发展,以及来自新加坡、台湾和韩国转运中心日益激烈的竞争。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发展,使中国内地能够在物流运营和整合服务方面为运输企业提供“香港式功能”。

能够处理2.2万TEU船舶的快速部署,迫使码头运营商投入数亿美元用于新的基础设施和上层建筑,以容纳这些船舶。

与此同时,中国内地港口的发展,使得从华南工厂到香港的卡车运输既昂贵又不必要。

香港目前的业务是70%的船到船和驳船到船的转运。转运货物的成本较高,因为有两个环节,因此利润率较低。

最近的一个挑战是,将东西向主干航线上集装箱航运公司的联盟从四个合并为三个,这使得在香港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主场泊位”(home berth)的概念。联盟泊位已经变得效率低下,需要在码头之间增加卡车运输,这会减慢运营速度,增加成本。

香港港口的实际布局已成为一个制约因素,因为它是为处理来自中国大陆的卡车业务而设计的。

然而,码头运营商为往返珠江三角洲的数千艘驳船提供服务,而超大型船舶的尺寸减少了这些小型驳船可用泊位的数量。这导致码头之间的货运增加,再次增加了成本。

莱维斯克建议,解决方案首先要了解香港现有的竞争优势,包括法治、自由港地位、法律透明度和经营便利性,以及中国大陆“一带一路”倡议和参与对于大湾区的计划等潜在优势。

莱维斯克说,亚太地区没有其它国家(地区)拥有这样的工具或这样的基础。

更重要的是,香港港口“再创造”的过程是问对了问题。莱维斯克说: “如果我们从零开始,我们将如何设计我们的业务模式和运营流程,以支持更大型的船舶,更复杂的联盟部署和重量级转运货物组合?香港在‘一国两制’政策下的优势,如何与中国大陆的优势互补?自动化或区块链如何帮助港口进程?”

莱维斯克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利用现有的竞争优势、工具和专业知识,开发出世界级的智能港口。他对香港的前景仍持乐观态度,尽管公众舆论更为悲观。

莱维斯克表示,尽管港口吞吐量下降(这意味着香港的吞吐量已从全球第一大港口降至第五大港口),但香港已采取正确态度迎接挑战,并提出了正确的问题。

更大的压力是,很多人都在谈论港口区被用来缓解香港的住房短缺。

他总结道:“在集装箱码头上方建造房屋是一个创新的提议,需要各方仔细考虑和量化。”

本文来源一路运.


上一篇:GLA Membership - ACE Global Logistics Ltd in New Zealand下一篇:GLA Membership - INTELLOG in Latvia

GLA全球项目物流网

GLA推荐会员

联系GLA

 

 

GLA全球项目物流网

全球重大件项目物流一站式解决方案平台

·安全 ·高效 ·实惠

立即咨询

电话:400-000-5956

Q  Q:2880133798

邮箱:info@glafamily.com

我要成为物流供应商